最新资讯 - sitemap
现货

当前位置:首页 > 现货

他的思想有两个来源,他的哲学是“自由精神”,强调对人的精神性

发表时间:2018-11-08 11:23:58  来源:  作者:

 大家好,很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小编为大家准备的内容是关于别尔嘉耶夫的思想演变。如果我们把1999-2000年视为一个节点的话,别么,前一阶段的研究成果主要是通过译序的形式传播出来,而且除了许为勤的一篇《别尔嘉耶夫人格主义的基本命题和核心范畴》(《现代哲学》1997年04期)外,几乎没有译者之外的研究性文章(刘小枫、刘文飞也都与译本有关)。此后,才开始出现其他学者的研究性成果;从2000年起,不断有硕、博论文对别尔嘉耶夫作专题研究(约有16篇),也有关于俄国宗教哲学的论著涉及别尔嘉耶夫研究。其中,主要从别尔嘉耶夫的思想中提取出了这些角度加以探讨:别尔嘉耶夫的生平及思想演变,他的人学、神学、伦理学、末世论、技术哲学、客体化批判、论俄罗斯论俄罗斯文学等。我们现就这些论题加以梳理。

 

我国学者们的关注点涉及了别尔嘉耶夫的生平及其思想演变。比如2001年第8期《博览群书》上的《一个俄国哲学家的遭遇》(雷永生),2001年第9期《读书》上的《意义的探索 给出生活的意义》(汪剑钊)以及网络上的书评及各类文章是如此。在这一时期,学术界对其思想演变及思想渊源有了更深入的研究。陈红的《论别尔嘉耶夫的马克思主义观》(《学术交流》2004年第1期),从别尔嘉耶夫与马克思主义在之前的关联出发,深入分析了别尔嘉耶夫的马克思主义情结、他的马克思主义观以及他与20世纪新马克思主义的契合与区别。

而段慧的《从马克思主义到唯心主义—别尔嘉耶夫信仰转变的原因探析》(《绥化学院学报》(2007年第1期)则从“家庭环境及个人经历对信仰转变的影响”、“德国唯心主义哲学的影响”“俄国传统文化对信仰转变的影响”、“对马克思义的误读”四个层面分析了别尔嘉耶夫的“转变”以及他与马克思主义的本质区别。薛蓉的《俄国之根与德国之源一论别尔嘉耶夫的“哲学心史”》(《中山大学学报》2004年第4则)具体探讨了别尔嘉耶夫思想的两个来源:俄国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索洛维约支)与德国的(叔本华与康德)。这些对于思想发展与演变的探讨,对于理解别尔嘉耶夫思想的内涵都起到了铺垫的作用,虽然这些探讨中的观点依然有值得商榷之处。

许为勤的《别尔嘉耶夫人格主义的基本命题和核心范畴》(《现代哲学》1997年第4期)则指出,别尔嘉耶夫批判了西方传统哲学将其内涵为普遍事物的抽象概念的那个存在视为哲学的基础是本末倒置,真正的哲学应当关注的是人的具体生存,生命的真实的、个别的独特的表现。这就是别尔嘉耶夫的人格主义,其首要任务是进行本体论的转换。承认自由高于存在是别尔嘉耶夫的人格主义的理论前提。随后,文章具体分析了别氏人格主义哲学的核心范畴—个体人格的具体内涵和原则,即:个体人格是存在的核心,个体人格是独特的,个体人格是动态的,个体人格与个人主义是不同的,个体人格的神人原则,个体人格的可沟通原则。

另一篇探讨别尔嘉耶夫的人格主义的文章是徐凤林的《生命的精神之维度—别尔嘉耶夫的人格主义》(《博览群书》2002年第4期)。该文的论述颇为独特,因为除了题目上出现了别尔嘉耶夫的“人格主义”这一用语,通篇没有出现“人格主义”一词,而是在通过各个角度论述“精神”一词。

作者指出,在别尔嘉耶夫的哲学中,肉体、心灵、精神三个要素是有区别的,肉体、心灵(指人的心理、意识、思维)人人都有,但精神却不是自然而然的,精神是人的超越性,是从上面获得的;精神是真、善、美、意义、自由,精神赋予人的身心以完整性、统一性。但别尔嘉耶夫并不否定肉体,在其精神哲学中,人是完整的存在物,是精神一心一肉体的有机体,肉体也是人的有机部分,精神性不是与肉体或物质相敌对,而是意味着对它的改造,使其达到整个人格的最高品质。

作者认为,这就是别尔嘉耶夫的“新精神性”,与禁欲主义的“旧精神性”不同,新精神性是创造的积极性,是自由的考验,因此他的哲学是“自由精神”的哲学。对别尔嘉耶夫的“精神”这一术语内涵的分析,看似与人格主义不相干。但实际上,别尔嘉耶夫的人格主义的实质正是对人的精神性的强调,对人的绝对精神性自由的强调。作者从这一角度分析别氏的人格主义,无疑是触及到了其人格主义的核心。

上文讲到,安启念曾指出,别尔嘉耶夫的存在主义与克尔凯郭尔、海德格尔等人的存在主义除了对人的尊重外毫无共同之处。许为勤则在《别尔嘉耶夫的人格主义与存在主义、俄罗斯文化》(《贵州社会科学》2001年第5期)中具体探讨了别尔嘉耶夫的存在主义与海德格尔的存在主义的区别。作者认为,他们的根本不同在于,海德格尔的存在主义是通过逻辑的方法达到对存在的把握,别尔嘉耶夫则是直接通过生命的直觉和体验把握存在。别尔嘉耶夫认为,“哲学认识是生命的功能,是精神体验和精神道路的象征。……如果哲学认识存在于人之中,那就不能把哲学认识和人的精神体验的总和分开,和人的宗教信仰分开,和神秘的直观分开。进行哲学思考和认识是具体的人,而不是认识论上的主体…”作者分析说,虽然海德格尔所开创的存在主义在表面上是对西方纯粹以逻辑而建立体系的方法的一种反叛,虽然他从哲学最丝进入到美学,但其骨子里面依旧是逻辑占第一位,他并没有完成逻辑在体验中的真正的消融。

但别尔嘉耶夫则认为,在逻辑中就有体验,在体验中就有逻辑,由此才能够达到自由。同时,作者认为,别尔嘉耶夫的存在主义有着深刻的俄罗斯文化的土壤。俄国宗教哲学的出发点就不是逻辑的推理而是生命的体验,从这一点上来讲,别尔嘉耶夫属于整个俄国哲学,尽管他有着德国哲学的影响。好的,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欢迎大家订阅我们,我们会继续为大家献上更多好玩有趣的资讯。

南华早报(zhongyigongmao.cn)
标签:
条留言  
给我留言